澳门新浦京
个人资料
先睹堂主
先睹堂主 新浪个人认证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,152,075
  • 关注人气:809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澳门新浦京
正文 字体大小:

李曙光:特殊历史时期苏皖边区寄上海的邮件

(2020-07-03 07:58:05)
标签:

邮政

邮票

信封

上海

欠资

分类: 《上海集邮》征求意见稿

笔者收藏几件特殊历史时期苏皖边区寄上海的邮件,特殊历史时期 指抗日战争胜利之后,解放战争爆发之前的1946年3月至5月。3月22日和5月20日,中华邮政两次改变解放区邮件处理方式。

一、邮件介绍

李曙光:特殊历史时期苏皖边区寄上海的邮件
图1

李曙光:特殊历史时期苏皖边区寄上海的邮件
图1背面

1:1946年4月9日  江北阜宁东沟寄上海曹家渡寿(图1)

寄信人在家写好信封到阜宁东沟邮局寄信,营业员顺手将邮票贴在信封左上方,盖住了部分落款文字。所贴邮票是苏皖边区邮政管理局1946年2月15日发行的1版毛XX像浅蓝色5分“便”字邮票2枚和海蓝色2角“机”字邮票1枚,合计邮资30分,符合苏皖边区邮政管理局1946年2月15日实行的第1号《各类邮件资费表》中平信邮资30分规定,邮票上销盖4月9日江苏阜宁东沟全点线中文三格式日戳2枚。4月20日,中华邮政上海邮局收件后,在封背面加贴中信2版20元欠资邮票1枚,销盖上海“丑”字全实线英汉三格式日戳。封上还盖有20日上海27支局点内实线汉英三格式日戳、21日上海27支局点内实线英汉三格式日戳和24日上海23支局全点线汉英三格式日戳各1枚。封正面有两种红色钢笔字迹,分别为“廿七局”和“无此里”、划去“廿七局”和“曹家渡”、将“寿”改为“宁”、将“园”改为“元”。

李曙光:特殊历史时期苏皖边区寄上海的邮件
图2

李曙光:特殊历史时期苏皖边区寄上海的邮件
图2背面

2:1946年4月14日  江苏悦和港寄上海徐家汇(图2)

寄信人在江苏南通地区悦和港,贴用苏皖第1版毛泽东像浅蓝色5分“便”字邮票6枚,合计邮资30分,邮票销盖4月14日江苏北新镇全点线中文三格式日戳3枚。同日中转,销江苏三阳镇线中文三格式日戳1枚。据查,悦和港没有邮政机构,寄信需要前往邻近的北新镇邮局。苏皖边区与国民党统治地区的信函往来,专门建有中心转口局和小转口局负责交换,三阳镇邮局便是小转口局之一。4月23日,中华邮政上海邮局收件后,在邮件正面加贴中信2版20元欠资邮票1枚,并销上海“丑”字全点线英汉三格式日戳。封背面可见24日上海25支局线汉英三格式日戳和25日上海20支局全点线英汉三格式日戳。封正面有两处用红铅笔写着“廿局”和一处蓝铅笔写着“问不着”。

李曙光:特殊历史时期苏皖边区寄上海的邮件
图3

李曙光:特殊历史时期苏皖边区寄上海的邮件
图3背面

3:1946年4月18日  江苏淮阴寄上海海格路(图3)

西式信封,用钢笔书写。信封正面落款只有“孙寄”两个字,无法推测寄自何方。可是封背面的邮票和邮戳告诉收藏者,邮件寄自江苏淮阴,正是共产党领导的苏皖边区政府机关所在地。封上贴苏皖第1版毛XX像浅蓝色5分“便”字邮票2枚和桔红色2角“快”字邮票2枚,合计邮资50分,符合苏皖边区邮政管理局1946年4月16日实行的第2号《各类邮件资费表》中平信邮资50分规定,邮票上销盖4月18日江苏淮阴外实内点中文三格式邮政日戳2枚。4月25日,中华邮政上海邮局收件后,在解放区邮票旁加贴中信2版20元欠资邮票1枚,销盖上海“丑”字线英汉三格式日戳。封上空白处仅见1枚4月26日上海线汉英三格式日戳;另有长方形“第二次催领”“第三次催领”戳记。封正面有一枚六个字的戳记,似是“欠费 故退”。

李曙光:特殊历史时期苏皖边区寄上海的邮件
图4
李曙光:特殊历史时期苏皖边区寄上海的邮件
图4背面

4:1946年4月23日  戚墅庙南厦寄上海劳勃生路(图4)

封上贴苏皖第1版毛XX像桔红色2角“快”字邮票2枚和棕色10分平“字”邮票1枚,合计邮资50分,票上销4月23日江苏戚墅庙线中文三格式日戳2枚。4月26日,中华邮政上海邮局收件后,加贴中信2版20元欠资邮票1枚,销盖上海“丑”字线英汉三格式日戳。另盖有27日上海23支局全点线汉英三格式日戳1枚。邮件最终还是没有投出,故封正面写有“无此人”“欠”等字样。

李曙光:特殊历史时期苏皖边区寄上海的邮件
图5

李曙光:特殊历史时期苏皖边区寄上海的邮件
图5背面

5:1946年5月7日  淮安南门内马王庙巷寄上海长寿路(图5)

封正面贴苏皖第1版火车图1元邮票1枚,按平信50分邮资,超付50分,销5月7日江苏淮安全点线中文三格式日戳。5月16日,中华邮政上海邮局收件后,在邮件背面加贴中信2版10元欠资邮票2枚,销盖上海“丑”字线英汉三格式日戳1枚。另盖全点线汉英三格式日戳3枚,表明邮件先后于17日、19日、22日辗转上海9支局、25支局、27支局3次投递。封正面还残留试投批条存根。

李曙光:特殊历史时期苏皖边区寄上海的邮件
图6

李曙光:特殊历史时期苏皖边区寄上海的邮件
图6背面

6:1946年5月7日  高邮顾坝乡寄上海南市兆丰路(图6)

封背面贴苏皖第1版火车图5角邮票1枚,销盖5月7日高邮线英汉三格式日戳。5月13日,中华邮政上海邮局收件后,在邮件背面加贴中信2版10元欠资邮票2枚,销盖上海“丑”字线英汉三格式日戳1枚。封上还盖有3枚上海邮局日戳,其中2枚全点线汉英三格式日戳清晰,1枚线汉英三格式日戳上半部漏缺。清晰的日戳显示:18日,上海25支局投递;22日,邮件转上海20支局投递。封正面有黑铅笔字“廿五局”、红铅笔字“非廿五局”、蓝钢笔字“问不着”及 “退”。

李曙光:特殊历史时期苏皖边区寄上海的邮件
图7

李曙光:特殊历史时期苏皖边区寄上海的邮件
图7背面

7:1946年5月23日  金沙寄上海爱多亚路(图7)

封正面贴苏皖第1版火车图酱紫色1元邮票1枚和蓝色2角5分邮票2枚,合计邮资150分。封正面有铅笔手书编号“#265”,说明这是一件快递挂号函件。票上销盖5月23日金沙全线英汉三格式邮政日戳2枚。5月28日,中华邮政上海13支局投递,盖全点线汉英三格式邮政日戳1枚。

二、 邮件研究

1.苏皖边区寄件与上海收到时间

1945年8月15日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,中国抗日战争取得全面胜利。9月3日,日本签订投降书,举国欢庆。饱受14年战争疾苦的全国民众企盼和平。此时,毛**东、周**来等中国共产党代表已经飞抵重庆,与国民党政府代表举行和平谈判,经过43天的努力,国民党接受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和平建国基本方针,同意以对话方式解决一切争端,双方签订了《双十协定》。次年1月10日,又正式签订《关于停止国内军事冲突的协定》,双方各自下达了于13日24时生效的停战命令。善良的民众以为和平会长久到来,战后的信件往来骤然增多,寻找亲人,互报平安,恢复生产,百废待兴,写信是当时最为重要和快捷可靠的沟通渠道。

昔日八路军、新四军创建的抗日根据地成为解放区和国民党军所在的国统区,开始谈判通邮。停战协定中就具体规定了“停止国内各地一切军事冲突并恢复一切交通”,包括恢复局邮路。1946年2月,国共双方在北平开始通邮谈判。共产党积极主动想方设法实现解放区与国统区通邮,国民党则千方百计不承认解放区邮政,臆想在解放区恢复中华邮政。   

笔者依据2002年出版的《上海邮政史》一书研究认为,从1946年初到5月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,中华邮政总局的多次指令,直接导致解放区寄往国统区符合邮资的邮件,在通邮以后,又先后经历了欠资处理加倍罚款、贴欠资票补费不罚和照转投递不再收费等三种不同的处理方式,但每一种方式都伴随着一定要涂销解放区邮票

1种处理方式,欠资处理加倍罚款。《上海邮政史》记载,“抗战期间,国共双方尚能解决邮件的交换问题,到1946年初,中华邮政总局却指令所属各局,对解放区收寄的贴足解放区邮票的邮件,把邮票涂销,按欠资邮件加倍向收件人罚款。”《中国邮票史》第4卷第5章也记载,1946年2月,国共进行通邮谈判。“此一时期,中华邮政采取政策,对从解放区寄出的邮件、邮票要涂销,并按欠资向收件人加倍收取。从当时的一些档案中,可获知此时的状况。” 笔者始终未能查到中华邮政最早在几月几日?究竟为什么下令封**解放区邮件的历史档案?也寻觅不到加倍罚款的实寄封。笔者收藏3枚1946年2月晋察冀边区寄天津邮件,再加上何辉庆《国共关系与邮史》中展示的相同时间、相同邮路的7封邮件,竟全部是补资处理,不见加倍罚款。

2种处理方式,贴欠资票补费不罚。3月22日,中华邮政总局指令“关于停止冲突 各地应即恢复邮政交通及共**方面设‘交通局’等通信机构未撤销前送来的邮件暂予照常经转投递,如贴用共**邮票予以涂销,并于投递时向收件人补收资费,粘贴邮票,暂不按欠资收取。”解放区邮政部门继续抗议,与中华邮政据理斗争。

3种处理方式,照转投递不再收费。5月14日,中华邮政总局指令,“关于共党所设通讯机构或交通局送来邮件,可暂于(予)转发或投递,惟是项邮件贴用共**邮票者应将其涂销,不再向收件人补收邮费。”6月7日又补充指令,“范围应以国内邮件为限,对于贴用此种非法邮票之国外邮件应一律不予转递,仍予退回,以免影响国际视听”。 

为此,笔者特别关注1946年3月份上海邮局处理的苏皖边区邮件,可惜始终没有收集到。本文所示笔者收藏的7封邮件中有4月份寄出和收到的4件,5月份寄出和收到的3件;其中6件在上海按照第2种处理方式,贴上欠资邮票,补收平信资费;而最后1件寄达上海时,中华邮政已经下令改为第3种处理方式,即对解放区邮件不再贴欠资票,不再收费,照转照投。有关已经面世的苏皖边区寄上海未作欠资处理的特例邮件,笔者以后再做专题介绍。

笔者认为,加贴欠资邮票表示国民党政府不承认解放区邮票;按欠资信件处理,只收取平信资费,而不加倍罚收,实质上还是不承认解放区邮政。中华邮政所作所为即政府行为,由小见大,国民党政府对国共和谈缺乏诚心诚意。有档案显示,5月8日,中华邮政总局密令下属:“对各地间往来邮件,不问路线远近,均应绕过共军占领地区为原则,必要时绕道转运”。同月又令“暂缓与共方订立任何协定”,心知肚明内战悄然逼近。因为蒋介石坚持独裁和内战的立场一直没有改变,假和谈,真调兵。6月份,国民党军大举进攻解放区,国内各区邮路受阻,国共通邮被迫中断。

2.苏皖边区邮件处理

从信封上查寄信地址,封1到封7中,有4封直接写明淮安、高邮、戚墅庙、金沙,有2封写着需要查核的为悦和港、江北东沟,有1封只字未写。从销票邮戳上查邮局地点,可见淮安、高邮、戚墅庙、北新镇、淮阴、阜宁东沟、金沙等地名,邮件全部寄自与上海邻近的苏皖边区。

苏皖边区是抗日战争胜利后,由新四军创建的苏中、苏北、淮南、淮北四大抗日根据地合并而成。东滨黄海,西起涡河,南临长江,北枕陇海铁路,横跨苏皖两省北部和河南省东北角,战略位置十分重要。1945年11月1日,苏皖边区政府在淮阴成立,下辖8个行政区、73个县市、人口2500万,总面积10.5万平方公里。

苏皖边区政府成立第3天,统管边区交通邮政工作的苏皖边区交通总局成立。次年1月26日开始在半个月时间内接管了区内所有中华邮政机构。2月14日,苏皖边区邮政管理局成立,建立苏皖邮区,边区境内一切邮务事宜概归该局管理,交通总局副局长荣健生兼任邮政管理局局长。第二天,苏皖边区邮政管理局发行邮票,接着,大刀阔斧整顿邮政,统一规章制度,组建四通八达的邮路网。3月,交邮统一,苏皖边区交通总局改称苏皖边区邮政管理局。难怪中华邮政上海邮政管理局惊呼“查苏北被共军接收各邮局,据报现已发售共**邮票”。

笔者归纳,苏皖边区邮政管理局为统一邮票使用,思路清晰,举措周密:一是2月15日边区邮政管理局统一发行苏皖边区邮政邮票;二是暂时规定,收寄出解放区邮件使用中华邮政邮票,收寄边区境内及与各解放区互寄邮件使用苏皖边区邮政邮票;三是3月底停止使用解放区前各区各部门发行的邮票;四是4月1日起停止出售中华邮政邮票,一个月后停止贴用;五是自5月1日起,不论收寄解放区内外邮件,一律贴用苏皖边区邮政邮票。这是苏皖边区政权的有力体现,与中华邮政理念针锋相对。

上述7封邮件,共贴苏皖边区邮票21枚,其中有2月15发行的第1版毛泽东像邮票16枚和4月26日发行的第1版火车图邮票5枚。7封邮件再现了当年解放区邮政资费规定:封1、封2国内平信邮政资费30分;封3、封4、封6已调资,国内平信邮政资费50分;封5贴邮票100分,应为国内平快函件邮政资费,平信50分另加平快函件50分,但不见专用的平快签条,判其平信超重更为合理,续重1个单位邮资50分,正好100分;封7邮资150分正是国内快递挂号函件邮政资费,平信50分外另加快递挂号函件100分。全部邮件没有一件未贴邮票、或未贴足邮票、或贴用作废邮票,无一欠资。还有,苏皖边区邮政发行的毛泽东像邮票和火车图邮票,从功能、使用等多方面分析,既符合邮件业务、邮资调整的需求,是否还考虑到了中华邮政涂销邮票的因素。无论如何,中华邮政将解放区邮件人为处理成欠资邮件,不近情理,更不近人情。因为一件原本符合邮资规定的苏皖边区邮件,寄达国统区后要无缘无故多交一份邮资,意外增添了收信人的负担,这就与解放区邮政公开承认中华邮政邮票,对国统区寄发的邮件一律代投代递,不另收取分文的做法,形成鲜明对比。

3.中华邮政上海邮局邮件处理

寄自苏皖边区的邮件到达上海,一定会受到中华邮政上海邮局的特殊“接待”,封1到封6显示均由总局“丑”字柜台接收,加贴20元欠资邮票,再依据地址转相关邮局投递,几乎每一件都经历了几次试投,而每一次投递都有投递员名章为证。封7不再加贴欠资邮票,投递手续简捷了许多。

从邮件上看,上海邮局对邮件的处理相当敬业。封1最先被批转 “廿七局”试投,27支局分别盖了4月20日和21日两天的日戳,27支局发现地址有误,无法投递,随即用大红色钢笔先是划去封上的“廿七局”及“曹家渡”字样,接着将长寿路修正为长宁路,园芳里修正为元芳里,批注“无此里”,转23支局投递。封2正面有两处红铅笔写的“廿局”,说明24日25支局投递未果,批转20支局试投;25日20支局投递,结果还是一头雾水,投递员的郁闷直接用蓝铅笔写在了信封上,“问不着”。封6则因查无此人,25支局于18日便在封上用红笔划去“廿五局”3字,并注明“非廿五局”;22日邮件转20支局投递,还是“问不着”,只好作为无着邮件,“退”高邮顾坝乡。其实,还有一种头疼的事,收件人接到了需要付费取件的通知,心里不一定全都是高兴。封3销盖有2枚长方形“第二次催领”“第三次催领”戳记,说明邮局已经提醒3次,可是不知收件人为什么还在拖拉,就是不愿意去邮局交款取回邮件。 

研究过程中,笔者有幸见到一份1946年3月6日中华邮政上海邮政管理局颁发的密令,“关于与共党所设通讯机构应否通邮一节,前经本局密呈交通部,拟议共党交通机构送来邮件,经转各局暂予照常转发或投递,该项如贴用共**邮票,予以涂销,并于投递时照第79号各类邮件资费表规定向收件人补收资费,粘贴邮票盖销,暂不按欠资例加倍罚取。该项拟议,迄尚未奉部令指复,为紧急应付起见,该局可暂参酌上述拟议,相机办理。”(图8)笔者认为,上海邮局率先建议并提前部署不要加倍罚款解放区邮件的举动,早于中华邮政总局指令15天,尽管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国共通邮存在的矛盾,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,不是一种进步。

还有一则上海报纸上的新闻更令今人惊愕:1946年4月26日,上海《新民报》晚刊第4版刊登不到100字“豆腐块”通讯,题目竟是《毛**东邮票全国可通用》,“本报讯 此间邮政管理局顷接奉部令,凡中共区域发行之邮票,通常印有毛泽东像片者,已‘准予盖销投递’,此项盖销投递办法通用于国内各地,寄递国外则不准使用,如发现时即原件退回寄信人。” 只可惜6月份形势逆转,枪声大作……

宅家抗疫,闭门读封,埋头而就,敬同好正。

2020年5月18日于上海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澳门新浦京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